蔚蓝晾衣架

专专心心写狗血

安雷《The Little Match LeiShi》


*魔改《卖火柴的小女孩》
*和 @诗. 的联文
*雷狮视角
*小学生文笔,思路奇怪,超级ooc,自行避雷,拜托不要挂我!!
接受以上 →

       现在是12月24日晚8点,街上行人稀少,雪花不断从天上飘落下来。
        一颗巨大的圣诞树被各种各样的装饰点缀了起来,斑斓的彩灯一闪一闪,玻璃球反射出光辉,吸引着行人驻步观赏。世界洋溢着幸福与欢乐。
        可这位小男孩,却不是那么快乐。
        他提着一篮火柴,独自一人走在路上。
        他只穿了一件褴褛的单衣,系着一条破烂的头巾,那颗印在中间的星星也灰蒙蒙的。
        他被冻得直哆嗦,脸蛋冻得通红。
        他没有穿着鞋子——其实起先他还趿拉着一双比他的脚大了许多的拖鞋,不过一只在过马路时跑丢了,一只在发呆时被野猫叼走了——走起路来像走在刀尖上,刺骨的冷。
        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他还记得中午11点左右,那个男人回家了。
        看他那歪歪倒倒的样子以及满嘴的酒气,他就知道,男人又出去酗酒赌博了。
        他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男人察觉到这微小的动作,情绪立即爆发,抄起椅子作势要砸他,破口大骂了起来。
        “人渣。”他轻声地说了一句,语气里满是不屑与厌恶。却换来了父亲如雨点般的拳头。
        习以为常的疼痛,他忍住了呻吟与咒骂。
        终于,那个男人停止了动作,边骂道边将他踢到墙角边。那里有篮火柴。
       “去!他妈的给老子去卖火柴!!卖不完别回来!!”
       他眯起眼睛看了男人一眼,男人突然被这让他看不透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
        他吃力地站了起来,提起那篮火柴,走出了家门。
        真冷。他想着。开始下雪了。不断有雪花飘落到他的皮肤上,上面满是淤青与伤痕。寒冷的感觉反而麻痹了他的神经,使他感受不到疼痛。
        “卖火柴!卖火柴!”他一边慢慢地走在街上,一边低声叫卖着。但是他无论如何叫喊,没有人停下来看他一眼。
        他有点不耐烦了。
        几乎每个人都为今晚做着准备,热闹又繁忙,每个人都在快乐。不会有人来买火柴的。
         而且因为饥寒交迫,他觉得他有些撑不住了。
        随意走进身旁一个昏暗的胡同里,坐了下来。
        反正男人的威胁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他也不打算回去那个美名其曰“家”的地方了。
         不过,真他妈让人心烦。
         他感觉头有些昏涨,街道上传来的喧闹声变得模糊不清。
         他感觉自己要是再不吃点东西就该成饿死鬼了。
         可是他身无分文,也没有足以支撑他站起来然后去买东西的力气。
         头好沉,全身也好烫。
         他记得头这么沉,身体这么热也不是第一次了。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好像也是12月24日......
         那天发生了什么?
         哦,对。想起来了。
         “恶党。”那个叫安迷修的傻瓜骑士突然停了下来,对站在路边卖火柴的雷狮轻声唤道。“接下来有时间吗?”
         之后,那个叫安迷修的傻瓜骑士翘掉了巡逻,带着他偷偷溜到城门外,陪他一起看平安夜的烟花。
         那个叫安迷修的傻瓜骑士紧紧握住他的手,帮他添置了一身暖和的新衣,带他去喝酒吃饭。
         那个叫安迷修的傻瓜骑士在烟花绽放的瞬间,安静地看着他问,轻轻地说了句话。
         我喜欢你。他说。
         安迷修的声音和烟花绽放的响声混杂在一起,竟然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愣住了,半响才回了一句。
         平安夜开什么玩笑啊,多无聊。
         嗯,很无聊吧哈哈哈。安迷修也笑了去。
         然后安迷修松开了他的手。
         我要去巡逻了,再见。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他没问出来。
         他没有理由干涉太多安迷修的私事,不是吗?
          嗯,再见。
          然后,他看着安迷修的身影渐渐消失于黑暗中。
          他居然觉得心痛了。
          哇,自己真他妈矫情。
          第二天,当他去工厂买火柴时,看见一大群人挤在了公告栏前,气氛却和以往吵闹着讨论截然不同。
          要是以前,他都懒得关心什么国家大事,可那天,他就是鬼使神差地凑过去看了。
          完了,被安迷修传染婆婆妈妈的毛病了。他边想着边努力地找个角度好看清到底公告了什么。
          “告示:昨夜y国使者突然袭击王宫,并烧毁藏书室。夜巡的骑士团一师前去与敌人作战,经过一夜激战,敌人成功被捕,但有部分骑士不幸牺牲。我们在此感到深深的 悲伤与痛惜。下面公布牺牲者名单:......”
         安迷修。
         没错,安迷修。这三个大字赫然排在名单首位。
         意思是......那个叫安迷修的傻瓜骑士,死了?
         他一瞬间觉得头好沉。
         好沉好沉。
         怪不得昨晚上安迷修会......
         他明白了。
         可这也太他妈的迟了。
   
         ......
  
          他睁开了双眼。
          啊,刚才是回忆着往事然后睡着了?
          真他妈丢人。
          而且...头更沉了。
          四肢也越来越绵软甚至失力。
         不行,太冷了。再不烤火该死了。
          他可不想成为“冻死骨”。
          他勉强地从掉满冰渣和水滴的篮子里拿出了一盒火柴,果决地从中抽出了一根。
          唰啦——
          火柴划过墙壁,开始燃烧。
          温暖的火苗蹿了出来,他感到了一丝温暖。
        他盯着细小的火苗看,看到的却是一席丰盛的晚餐。
        他这是饿出幻觉了?
        不清楚。可这桌菜长得很像安迷修做给他在那晚吃的饭。
        “哇雷狮你是猪吗一口气吃五盘菜?”
        “要你管。”
        “当然了我可是......”话未说完,安迷修连同那桌饭菜一同消失了。
        火柴熄了。
        啧。
        他将手中的火柴梗丢到一边,再次抽出一根火柴,再次点燃。
       唰啦——
       火柴划过墙壁,开始燃烧。
       这次出现的是一艘船。
       他是想当海盗想疯了以致产生幻觉了吗?
       不清楚。可这艘船长得很像安迷修送他的那个手制小玩具。并且此刻那个手制小玩具还躺在那个篮子里。
       “雷狮雷狮!我做好船了。给你。”
        “噗。”
        “?”
       “安迷修你当我是傻子吗用个小破木船糊弄我?”
         “别生气嘛总有一.......”话未说完,安迷修连同他的手制小木船一同消失了。
         火柴又熄了。
         雷狮他再次伸出了手,不过不是抽火柴,而是扯了扯自己的头巾。
        头怎么会这么沉。
        而且......心怎么会这么痛?
        太他妈矫情了。
        可他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他,雷狮,喜欢安迷修。
        他再次抽出了一根火柴。
        轻轻地,从盒子上划过。
       火柴开始燃烧了。
       这次的火焰意外的明亮、温暖,可依旧温暖不了他在逐渐变冷的身子。
       他闭上了眼。
       他睁开了眼。
       这次,火苗那里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安迷修。
       安迷修依旧穿着那身骑士礼服,依旧是以前那副痴痴地追求没有人再信仰的骑士道的样子。
      安迷修微微地笑着,再次说道:“我喜欢你。”
       随即向他伸出左手。
       “......啰嗦。”
       雷狮再次隔了半响才回了一句。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近乎僵硬。
       但他还是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右手伸向了安迷修。
       “听好了。我喜欢你,安迷修。”
        安迷修惊喜地笑了。
        好蠢。
        他原本想这么吐槽,但嘴角却不自觉的开始上扬。
        算了。成为饿死鬼也好“冻死骨”也好都没什么可怕的了。
        毕竟还有个傻瓜骑士,在紧紧的地握着自己的手啊。
        他闭上了眼。“扑通”一声倒了地上。
       

        次日清晨。
         在这值得高兴的日子里家家户户都热闹非凡,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说着、笑着,处处洋溢着幸福与快乐。
         所以,没有人会去那条昏暗的胡同里,发现有一个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的男孩躺在那儿,脸上挂着大概是幸福的笑容,死了。
         他的身边散落着几根烧尽的火柴梗,和一个篮子。
        篮子里面有着几盒不会再有人使用的火柴,和一条简易的手工木制船。
       上面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安迷修发誓对雷狮至死不渝。”
        
         
       
      

*大家新年快乐!!!!
*我写的是he(划掉)大家一定要去看 @诗. 写的那篇!!是真的he!!!感谢阅读
       
      
      
    
   

【安清】妇女之友


*对不起文不切题
*短,ooc,对话体,沙的
*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兼定    〉清光
接受以上?〉〉

〉老兼,说件事。
》说
〉就是......那个......我...
〉那个.......
》?快说啊磨磨唧唧的跟个大姑娘似的
〉我.......这个月初入职场,认真负责,努力工作,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生活充实...
》噗,您老是要分享工作经验?
》可以写书了。《我的励志职场生涯》By加州清光
〉......不是
》那是啥?
〉我......又......成为了那个........远近闻名的.......
〉妇女之友...........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提示:对方已将您拉入黑名单
》等等!?     (发送失败)

〉说件事
》清光你不生气了!!?
〉说件事。
》说说说
〉今天我碰到一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
》然后愉快地成为了她的妇女之友??
〉🙃
〉她来跟我隔壁桌同事借文件时看见的。蓝色头发单马尾,头发蓬蓬的看上去很好摸的样子。长相很可爱,特别是她的眼睛,很好看。
》像蕴含十万伏特的卡姿兰大眼睛?
〉滚(。

〉今天她跟我打招呼了!
》恭喜。离成为妇女之友不远了。
〉滚(。她叫大和守安定,声音挺可爱的,正太音。
〉不说了老板过来了!!
》好熟悉的名字?

〉今天我发现她也和我一样是冲田君厨!!聊起冲田君时认真的表情很可爱!
〉果然大家都很喜欢总司啊。
》嗯....问件事
〉?
》大和守安定是不是蓝色头发蓝色眼睛有泪痣和你差不多高头发像狗毛一样身材平板而且狂热冲田厨??
〉woc你人肉她了???
》不是。
》只是因为大和守安定是我远房亲戚......
〉!!劲爆?!
》而且.....
》是男的...
〉??!!!!!?!!
》虽然说不太应该但是——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居然把人家当女孩子了噗
》等等清光别生气别拉黑我!!
〉.......现在
〉我
〉只想静静

〉老兼,问一下。上次你送我那款护手霜还有吗
》用完了?用这么快?
〉不是。想送人。
》谁??等等大和守安定吗??
〉不行吗。他手长冻疮了,想作为圣诞礼物送他。
》行行行,明天拿给你。
》不过清光
》你这是要弯了?!
〉g—u—n

〉说起来大和守安定喜欢养多肉吗他家阳台种了一整排欸。
》我怎么知道。
》等等你去他家玩了???
〉不行吗。只是圣诞节送护手霜给他的时候他说他的忘家里了然后我就顺道陪他去拿了。
》......怎么听起来gay里gay气的
〉滚吧(。

〉!!!!!!!!!!!!!!!!!:,————!!!!,!!去!!!
》我靠你手机键盘坏了??
〉不是只是那个!!!!
》哪个?蛤?
》是sh又出限量指甲油了还是啥????
〉不是!!!
》那到底是啥!!
〉昨晚新年倒计时时大和守安定他!!!他跟我表白了还亲了我一口!!!!
》.......???????????
》等一下信息量有点太大你让我缓缓???
》昨晚,17年12月31日,钢铁直男安定跟钢铁直男清光表白并且两人愉快地在了一次而且还是次疑似很浪漫的表白??
〉滚。不过...
》蛤?
〉恭喜某人新的一年里也依然是位单身贵族。元旦快乐!
》滚——加州清光你信不信我告诉大和守安定你当初把他当女孩子的事!!!
》元旦快乐。


*和泉守兼定:mmp

【大和守安定中心向】孔乙安

*原著《孔乙己》,作者迅哥儿
*ooc的,没什么笑点【。而且看起来只有安定出场了
*只是魔改,只是魔改。
*场主——审神者xx
*小声嘀咕(私心加了纳米含量的安清)

  江户的道场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木台,台旁边预备着刀剑,可以随时练剑。
  学剑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学,每每花四文铜钱,练一回剑,——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没回要涨到十文,——在台上站着,酣畅的练着刀法;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油豆腐或者金平糖做补充体力的吃食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份套餐。但这些顾客,多是单衣帮(穿不起羽织x),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羽织的,才踱进木台旁边的道场内,要茶要菜,慢慢地练剑。
  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试卫馆里当伙计,场主说,样子太傻,怕伺候不了羽织主顾,放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单衣主顾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
  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刀剑从柜子里拿出,看过刀鞘内的刀是否有损坏,又亲看将刀剑擦干净,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之下,拿假/坏刀也很难。所以过了几天,场主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刀剑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木台旁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场主是一副凶面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大和守安定到来,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大和守安定是在木台上练剑而穿羽织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瘦;青白脸色,脸颊上时常带些伤痕;一头乱蓬蓬的黯蓝的头发。穿的虽然是羽织,可是又活力又干净,似乎穿的是什么魔力的衣裳。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oraoraora 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大和守,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苟利武士生死以,岂因安定趋避之。”这教人半懂不懂的外号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一到木台,所有练剑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大和守安定,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台下说,“练两回剑,要一碟金平糖。”便排出九文大钱。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大和守安定睁大眼睛说,“你们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冲田家的刀(fusangshen),吊着打!”
  大和守安定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tou)刀(ren)不能算偷……窃(tou)刀(ren)!……为武(ai)士(qing)事业献身,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oraoraora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木台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大和守安定原来也学过剑,但终于没有进道场,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维生了。幸而劈得一手好柴,便替冲田家劈劈柴,换一碗饭吃。
  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冲田家的刀(ren),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去劈柴的人也没有了。大和守安定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肮脏的交易。但他在我们道场,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大和守安定的名字。
  大和守安定练了一会儿剑,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大和守安定,你当真精通剑术么?”大和守安定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武士也捞不到呢?”大和守安定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又是全是性能一流难以上手之类,一些不懂了。
  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台上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场主决不责备的。而且场主见了大和守安定,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安定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她对我说道,“你学过剑么?”我略略点一点头。她说,“学过,……我便考你一考。新选组一番队组长,怎样说的?”我想,gay里gay气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大和守安定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个名字应该记着。将来做场主的时候,吹牛x要用。”我暗想我和场主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那些场主也从不将新选组挂在嘴边;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冲田总司么?”
  大和守安定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冲田总司还有沖田総司、Okita Souji、おきた そうじ、chongtianzongsi等共四样写法,你知道么?”
  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大和守安定刚把笔记本翻出,想翻给我看,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舍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大和守安定。他便给他们金平糖吃,一人一颗。
  孩子吃完糖,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碟子。大和守安定着了慌,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了一眼,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ora。”
  于是这一群学生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大和守安定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节刚过两三天,场主正在慢慢的结算账单,忽然说,“大和守安定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
  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
  一个练剑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人家打伤休学了。”场主说,“哦!”
  “他总仍旧是交易。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交易到刀匠那里去了。那里的人,交易得的么?”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唱征服,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整根马尾。”
  “打折了怎样呢?”
  “怎样?……谁晓得?兴许是死了。”场主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ta的账单。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
  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练一回剑。”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
  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大和守安定便在木台下下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单衣,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围巾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练一回剑。”
  场主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大和守安定么?你还欠十九个钱呢!”
  大和守安定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刀要好。”
  场主任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大和守安定,你又同他人交易了!”
  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
  “取笑?要是不交易,怎么会打断马尾?”
  大和守安定低声说道,“跌断,跌,跌……”
  他的眼色,很像恳求场主,不要再提。
  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场主都笑了。我取了刀,拿过去,放在台阶旁。
  他从羽织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玉刚。原来他便用这手交易的。
  不一会儿,他(仅凭双手艰难地练剑 →_→)练完剑,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到了年关,场主拿着账单说,“大和守安定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大和守安定还欠十九个钱呢!”
  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大和守安定的确是和人私奔了。

*和谁跑了?某冲田家的可爱打刀啊(●´∇`●)
*结局就是,傻安成功的和刀匠交易成功成功地带着清光一起跑了xxx(瞎说的)
*肮脏的交易是什么.....自己猜去(x)
*中秋节前后......还挺应景的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决定了我要写这篇文!
纯玛丽苏那种!
太有意思了hhhhhhh
*占tag致歉

极化了!!!!!!!!
极化极化极化极化!!!!!
极胁!!!
啊啊啊啊啊啊胁差组都好好看!!我!
我要暴风哭泣!!!!!!!!
青江!!!!
鲶尾!!!!
骨喰!!!!
堀哥!!!!
哇哇哇哇这个高马尾鲶!!!我的天!!!
还有这个小辫子骨喰!!!!!
以及这个帅气无比的堀哥!!!!!
maya我爱死官方爱死teku爱死白峰了!!
我爱死胁差们了!!!
我爱死这个辣鸡游戏了!!!
愛しています!!!

真的太高兴了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在床上滚来滚去傻乐了十分钟x

飘花.jpg

立个flag,如果我寒假结束时还没有get到极化鲶骨,我就写5篇胁差组文!!!(突然怂)